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陈赓传: 第二章 黄埔岛将星涌 救蒋结恩仇

时间:2019-11-17 08:12来源:现代文学
领头的问:“老头,这人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吗?” 考试时,与陈赓并排而坐一同考试的是宋希濂,两人很快就攀谈起来。1924年春,黄埔军校正式筹备,陈赓与宋希濂报考皆录取,讲武

  领头的问:“老头,这人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吗?”

考试时,与陈赓并排而坐一同考试的是宋希濂,两人很快就攀谈起来。1924年春,黄埔军校正式筹备,陈赓与宋希濂报考皆录取,讲武学校也全校并入黄埔。陈编入黄埔第三队,宋编入第一队。

  这条黑影,原来是甘泉斌,是黄埔军校右派势力的一个“包打听”,专门拨弄是非,探听情况,监视共产党员和左派学生的活动。陈赓早就想教训教训这小子,今晚机会来了,岂能放过?

1927年2月,陈赓回国后到南昌的北伐军总部面见蒋介石。蒋大谈北伐军大好形势,表示希望陈赓留在自己身边不要到处跑了,陈赓说,他还要办一些私事。蒋介石没有勉强,发给他一笔钱和一个绸子封面的“特别通行证”,持此路牌,随时可以来见蒋。陈赓永远没有使用这张通行证。不久,“四一二”政变爆发,陈赓联络组织了“黄埔军校同学讨蒋委员会”,发表讨蒋宣言,与蒋介石割袍断义。

  蒋先云:“娘的,是你这小子!”说着一把抓住陈赓,其他人见势立地起哄,把个邓演达的扮演者陈赓抬了起来..大伙一齐说:“陈赓这小子真是个好演员,应该成立个剧社,让他演个女人..”

如今骑虎难下,杀之不舍,亦不能向社会舆论交待;不杀释放,既不甘心,也太丢面子。又将陈赓软禁近两个月后,蒋介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陈赓被同志“营救”出逃了。

  邓演达:“你背一遍内务要求!”

这一次放虎归山,让蒋介石体会到了什么叫后患无穷,直到去了台湾,他还骂陈赓是害群之马,慨叹五个胡宗南比不过一个陈赓。1936年,陈赓与胡宗南率军对决一昼夜,陈赓歼敌一个旅,俘敌500;1946年,陈赓大破号称“天下第一旅”的胡宗南精锐部队;1947年,豫西平汉战役中,俘虏同学李铁军;1948年,解放洛阳战役中,活捉黄埔五期师弟邱行湘;淮海战役中,俘虏同学黄维,击毙三期学生熊绶春??

  “不,绝对不行!”

1926年3月发生“中山舰事件”,国共破裂日渐公开化。数月后,蒋介石在大会上宣布,本校学生凡是跨党的,必须声明愿脱离哪一党。身为蒋介石的得意门生,陈赓的选择颇受瞩目,不少人来劝他脱共,陈赓毫不犹豫地公开共产党员身份,退出国民党。

  陈赓的话,得到大多数同学的赞成,眼看一场罢课抗议的行动就要付诸实施。

威逼利诱一个多月,陈赓也没有低头之意,蒋介石只好亲自出山。陈赓依然不买账。

  陈赓:“怕考不好,读书熬夜熬的。”

广州陆军讲武学校于1923年底在长沙招生,湖南革命青年陈赓被共产党组织看中,推荐他去报名考试。

  “刚满十七。”

蒋先云、陈赓率领左派学生组成了“青年军人联合会”,贺衷寒等组织了“孙文主义学会”,针锋相对。陈赓回忆,那时他们一见面就互骂反动派,动手也是常事。有一次蒋介石请黄埔学生吃饭,两派学生在宴会上就用餐具打起来了。

  惠州苦战,陈赓身先士卒,率领尖刀连英勇作战。因攻城有功,深得蒋介石赏识。蒋随即指定陈赓率领他的连队到东征军指挥部担任警卫。

陈赓担任队长,是军校里的活跃分子。当时有一句顺口溜:“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灵不过陈赓的腿”。三人并称黄埔三杰,让蒋介石自豪,但他们大搞派系斗争也很让校长头痛。

  “我来背你!”陈赓背起蒋介石不顾一切地奔跑,淌过稻田的泥水,踏着山坡的荆棘,冒着密集的炮火,一气跑了七八里。

这次“挺身护主”,使陈赓在蒋介石心中分量大增。陈赓被调到蒋介石身边担任侍从参谋,可任意出入蒋介石住所,一时成为蒋身边顶尖的红人。

  周恩来走后,王根英止不住泪水,一下扑在陈赓怀里哭起来。

参加南昌起义后,陈赓加入中共中央特科,潜伏在上海、天津,成为白色恐怖中的谍战骨干。1933年3月,陈赓被叛徒出卖逮捕。蒋介石特意发来电文,不能对陈赓用刑,要给予适当优待,以便他悔过自新,将来给予重用。黄埔同学一波接一波来劝降,都穿着笔挺鲜亮的军装,暗示陈赓“弃暗投明”前途无量。

  领头的说:“这样吧,我给你带张通行符,再遇上我们弟兄,可以少些麻烦。”说着,掏出一张纸,拿出铅笔在纸上画了个圆圈,点了几点。

1925年,东征陈炯明的黄埔学生军

  “是的,王主任。”陈赓礼貌地回答。

陈赓的腿之所以闻名黄埔,是说他机灵敏捷,侦察、攻城都能建功。蒋介石见陈赓作战勇敢,命他率领连队到总指挥部担任警卫任务。惠州攻克后,东征军分头前进,蒋介石总指挥部所在的第三师遭遇陈炯明部队主力包围,全线崩溃,眼看总指挥部就要被攻陷,蒋介石要杀身成仁,陈赓连忙夺下枪,背起蒋介石顶着枪弹就往河边跑,掩护蒋介石过河到了安全地带。“神行太保”陈赓又徒步160里送求援信。为免路上被人怀疑,他赤手空拳,只拿了一根木拐杖,穿着草鞋不眠不休赶路,翻越一座山峰,终于在第二天下午将信送到第一师周恩来手中,解了蒋介石之围。据说在延安整风期间,康生说,要不是陈赓救蒋介石,哪用打这么多仗。陈赓反驳道:“那时他死了不就成了革命烈士,跟廖仲恺一样了?”

  这天,长沙育才中学熙熙攘攘,百余名由中国共产党秘密发动的爱国青年和选派的共产党员济济一堂,踊跃应试。

  “校长,我们已经落进环形包围圈,再不走,就走不出去了!”

  这时,准备筹建黄埔同学会的曾扩情走了过来,对陈赓说:“蒋校长是国家民族的唯一领袖,我们应该追随他。”说着,他从文件夹里取出一张国民党党员登记表,递给陈赓,轻声说:“校长并没忘记你,只是希望你脱离C·P,跟他走。这是顶顶重要的时刻,千万拿定主意!”

  风云突变。陈赓和王根英新婚第一夜,却就要分别了。

  蒋先云欣然从命。他在列举了众多军事数据之后说:“列强口口声声要裁减军备,声言要开裁军会议,实际上他们受经济条件的压迫,不得不严整军备,维持其资本主义的残喘..从以上英法美日德的军备竞争看,战争不爆发于英法相争的欧州,即会爆发于日美相争的太平洋和远东。大战再发生时,全世界的弱小民族,又要遭到践踏,而中国即为战争中第一个瞄准的大目标!”

  “我母亲病重,我要回去照看。”

  “以后演习要事先请示!”团长不满地说。

  陈赓被一群学生团团围住,他们众口一辞:陈赓,好样的!

  一天激战,商团叛军就被平定。首战树军威,黄埔军从此声威大震。

  会场嗡地一声乱了。大家议论纷纷。

  稍停片刻,廖仲恺继续说道:“你想过没有,罢课将会造成什么样的严重后果?目前,革命事业急需大批军事干部,北伐正等待着你们。而建立起一支坚强的党军,才能完成国民革命事业,这是孙中山从陈炯明叛变的教训中总结出来的啊!孙先生为国民革命事业奋斗几十年,最后总结出这一条教训是十分深刻的。..诚然,蒋校长的做法有错误,但在他一时又没能认识到的情况下,若仅仅是为此事而逼走校长,军校停办,孙先生将会非常难过的。青年人,一个革命者应有远大的目标,同时还要具备超出常人的忍耐力,若无二者,革命是不会成功的。”

  蒋介石两退发抖,走不动了。陈赓架起他的胳膊,跑了起来。

  随着声音,从密林深处窜出几条壮汉。“饥年荒月,生活所迫,请留下几个饭钱!”

  陈赓为人正直,心无邪念,再说此时正是国共合作的鼎盛时期,他没想到蒋介石会搞什么鬼。

  “左”派组织的后台是周恩来、廖仲恺。

  这天晚上,周恩来悄悄地来到陈赓住处。他心情沉重地说:“撮合你们的是我,拆散你们的又是我,看着你们亲亲热热的样子,我真于心不忍。可我有什么办法?我要带他去打仗,出师讨敌。根英,你放心,我今天带走一个新郎官,下次回来还你个大将军!”

  毕竟是涉世未深的姑娘,听陈赓这么一说,反而吓得扭头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家。

  我奉命来到莲花山,求大哥赏光了!”

  陈赓本无意探听什么机密,可偏偏机会来了。一天晚上十点,陈赓像往常一样,来到蒋介石的办公室,看看是否留下明早要办的事。他走到办公桌前,看到一份名册,这是一本黄埔军校学生和各级负责人的名册。陈赓无意地翻了翻,却发现每个共产党员的名字上头都画了个红圈。在他陈赓名字旁边还有一行批注:“此人是共产党员,不可让他带兵——可惜!”

  陈赓举止端庄,性格热情奔放,谈吐高雅,有一种非凡的气质。这种气质深深地吸引了陌生的同伴们。立时有二十来名被录取的青年围拢在他身边。他们推陈赓为班长,负责为大家安排车船食宿。

  立时满屋哄堂大笑。

  为迅速平息商团叛乱,巩固革命根据地,孙中山下令黄埔学生军出击平叛。蒋介石同苏联顾问、周恩来等人商量后,决定先派人潜入市区,探听虚实,收集情报,以便制定作战计划。这是黄埔学生军的第一仗,事关重大。

  蒋介石恼羞成怒,决定开除宣侠父的学籍。

  一个月后,陈赓、宋希濂双双考取黄埔一期。

  他们先在莫斯科住了十几天,再从莫斯科返回苏联远东地区,被安排在红军中学学习政治保卫工作和武装暴动经验。他们学习侦探、审讯、暴动、劫牢、爆破、射击、秘密审讯等各种技术知识。学习结束后,1927 年2 月, 他们一行回到上海。

  “撤退,不,我要坚守阵地,即使打到一兵一卒也要坚守阵地!”

  “我要反击!”

  一时间,台上台下,乱哄哄的。戏台开始晃动,咔嚓一声,桌子断腿了。

  蒋介石:“是你呀,先云。怎么样,几个月的军校生活有何感想啊?”

  贺衷寒低头沉思片刻,答道:“帝国主义者只利用他们的工具——军阀来造成中国的祸乱,军阀只利用他们的工具——军人来扩充自己的势力,中国的祸乱,完全是军人造成的。..但是,我们知道青年军人是最容易感觉自身的痛苦,是最富于抵抗环境的,是最善于打破恶魔的压迫..只有军阀是青年军人的大敌,也只有青年军人能够打倒军阀!”

  一踏进广州,他们就强烈地感受到一股灼人的革命热浪。街头上、码头边,到处公开出售宣传革命的读物。他们把行李捆在一起,等候接待的人。

  “谢谢校长!”陈赓诚恳地回答。

  蒋先云:“不,我倒是想扩大点范围,最好能组织个青年军人联合会。”

  陈赓:“《三民主义》、《建国大纲》..”

  19 日清晨,中山舰开赴黄埔,停泊在军校大门前。李云龙向教育长邓演达报告此事。

  “走,后天启程。既然是孙中山办的学校,我相信不会错!”陈赓坚定地说。

  口试继续进行。

  此时,第一师远在一百六十多里外的海丰,中途必须闯过充满险恶的莲花山。当时无电台,只好派人去送信。

  陈赓:“是!学生保证按时完成任务!”

  陈赓飞身登上岩石,高喊:“警卫连注意:现在向西突围,一定要保证总指挥的安全!”

  “你违反了内务规范,应受处罚。”

  陈赓的一番话鼓动了大家。一时许多人纷纷叫道:“对,不公平,就要提意见!”

  军校军事总教官何应钦见此情形,十分忧虑。他带领上尉以上的教职员,再三恳请蒋介石对宣侠父网开一面,从轻处理。

  这天早晨,蒋介石的亲信欧阳格以黄埔军校驻省办事处名义,向海军局代理局长、共产党员李云龙传达蒋介石的命令,要他调派中山舰到黄埔待命。

  1926 年9 月。上海。风和日丽。

  只见屋里七八个孙文主义学会的人,正坐在那里,听着甘泉斌的瞎吹。

  “这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第二天,团长向陈赓瞥了一眼,问:“你们怎么搞夜间演习?”

  “夏斗寅叛变了!”

  “根英,我已在这儿等你半天了。”

  陈赓说:“我东征军总指挥部被陈家军围困,须连夜去海丰搬兵解围。

  陈赓据理力争:“王主任,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公道,不分是非,这是在找茬子要解散血花剧社。你今天是替谁说话,是为谁出气!你这是讲团结呢,还是破坏团结呢?”

  经过二十多天艰苦的旅行,他们终于到达广州。

  “警卫连呢?陈赓,陈赓呢?”他急得直叫。

  贺衷寒站起来:“当然是我们第一团去。蒋校长有难,我们不去更待何人。”

  枪声逼进,子弹呼啸,打着林字虎头旗的敌兵,潮水般地涌上来。

  “你说吧,今天夜里,你冒着生命危险来莲花山干什么?我等定然拔刀相助。”

  陈赓说,“干脆,咱们跟他摊牌,各走各的路。他蒋介石这样不够朋友,过河反手要拆桥,他不仁也别怪我们不义。”

  领头人望着陈赓,看他一身正气,早有几分敬佩。听他这一说,连忙道:

  围观者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王伯龄万没料到周主任此刻会突然出现,公开支持陈赓。他哪惹得起周恩来?连孙中山、廖仲恺,蒋介石都见面敬他三分,何况他一个小小的教育部主任!

  “我从小就练过武术,不信你看..”

  陈赓开玩笑地说:“哪位说动王根英跟我立刻结婚,我当众给他磕三个响头!”

  在英帝国主义支持下,广州反动商团与盘踞在东江的陈炯明部相互勾结,杀气腾腾,占据广州市区,屠杀无辜的群众,强令商人罢市,妄图一举推翻孙中山的广州国民政府。

1923 年冬。长沙。

  蒋先云:“校长,我想在军校成立一个青年军人联合会,把热血青年组织起来。”

  突然,一声吼叫划破了山村的寂静。“干什么的?”

  蒋介石:“我是要你留在我的身边,当侍从参谋。怎么样?”

  陈赓见状,一把夺过短剑,说:“你是总指挥,你的行动会对整个战役发生影响,赶快离开这里,再不走就晚啦!”

  听到楼梯口的皮鞋声,有人发出警报。

  陈赓和顾顺章、陆留三人结伴,从上海码头起航,前往海参崴。

  山下,粤军官兵们溃不成军,狼狈而逃。

  贺衷寒气愤地叫嚷:“你,你跑到我们这里干什么?不但偷听我们谈话,还抢我们的文件?”

  蒋介石不满意地哼了一声。迅速走开。

  只见邓演达神采奕奕地走了进来。他的目光在宿舍里扫过。

  陈赓急忙跑到二楼,敲开周恩来的门。

  蒋介石:“今天这种迅速、勇敢、奋不顾身的精神,就是革命精神的表现。将来不管是在枪林弹雨,火山血海之中,我们军人的职务,只有一个死字;军人的目的,也只有一个死字。偷生怕死,不单是不能做军人,而且没有人格,就不能算是人。”

  宣侠父:“我有权提此意见,校长你不应以势压人!”

  陈赓一怔,断定这帮人不是坏人,便说:“实话对你说吧,我是广州革命政府的东征军,来到东江地区,为民除害,讨伐军阀陈炯明。”

  陈赓仍面不改色说:“我是商校的学生,有何不敢去对证?”

  严惩闹事者,赢得广大师生的一致称赞。而王伯龄对此却怀恨在心。决心想办法找点茬子,给“青年军人联合会”一点颜色看看。

  陈赓自我介绍:“我是夜校的教员陈赓。”

  消息一经传出,全校师生愤愤不平。布告栏前,围满了人,大家对此议论纷纷。

  听到叫声,陈赓的那位同伴早已吓得魂不附体,趁陈赓与这帮人应付之机,悄悄地溜走了。

  宣侠父听了,两眼闪着泪花,激动地说:“党代表,你的好意我全领了。

  “军校到底何时来接?”同学们焦急地问。

  “你看我敢不敢?!”陈赓说着扛起布景欲走。

  陈赓:“我十四岁离家从戎,在湘军当到二等兵,想升官因没进过讲武堂而不得升;想进讲武堂而又说非军官而不得入,实在是走投无路,报国无门...

  “深山里有老虎,一年前,有个人夜里与一只虎相遇,被老虎吃了。你们一定要小心提防。”

  东征军的主力,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军。由蒋介石任总指挥,周恩来往总政治部主任。

  “我的!”蒋先云放下书,立正站好。

  “我说陈赓,你就别惹事啦!”王伯龄说。

  “只要你今晚演戏,我就处分你!”王伯龄暴跳如雷。

  “我们宣传反帝反军阀,你们演什么鸟戏?”

  蒋介石眼睛一亮,高兴地说:“好啊,你不但要联合本校革命师生,还要联合粤军、湘军、滇军..组织一支救国救民的生力军!好!我亲自给你写一下联合会的序言。筹备人员我看由你负责,再加上李云龙、贺衷寒、曾扩情四人就够了!”

  蒋介石笑容满面,和气地问道。

  1926 年3 月18 日。

  贺衷寒:“我想组织个‘中山主义学会’。”

  陈赓回到上海,党组织指示他前往南昌。在南昌北伐军总司令部,陈赓还见到了蒋介石。蒋介石一见他,就问:“你这些日子跑到哪去了。”陈赓回答:“一直在上海呀,做秘密工作。”此时蒋介石对陈赓仍然客客气气,还送给陈赓一笔钱和一个“特别通行证”。

  军校开学仅两个月,便爆出一桩震动全校师生的事件。校方决定成立中国国民党军校党部。校党部与队的区党部经过选举均己组成。当产生分队党小组的小组长时,校长办公室却在分队中指定一名学生任该分队党小组长,而这份指定名单是用校长蒋中正的名义公布的。名单一经公布,立刻在学生中引起强烈反响。学生们议论纷纷,表示不满。

  这天晚上,邓演达又查铺来了。

  “怎么回事?”周恩来放下报纸,让陈赓坐下慢慢说。

  大伙一听,顾不得其他,直往外冲。

  就在这次大会上,陈赓见到了他倾慕己久的上海姑娘王根英。

  “这是谁的铺?”

  3 月21 日夜。陈赓等几名党员留在黄埔军校里,听说广州全市戒严,又听说第一军及军校的许多共产党员被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防意外,党支部立即召开紧急大会,决定立即动员全团官兵,阻止右派军队登陆,并且推陈赓负责,连夜把部队布置开。

  只见不远处海军学校旧址的房屋真的着火了,火光一片。

  蒋介石忽然不走了,坐在地上,叫道:“我不走了,堂堂总指挥落到这步田地,还有什么脸面!誓师东征我曾训诫你们,战死则罢,不战死则杀身成仁,今天我要实现自己的诺言,不辱黄埔之威名!..”说着,他拔出短剑,举到胸前。

  前边是一条河。陈赓我来一条小船,安顿好蒋介石,吩咐手下的士兵挡住敌人的追击,撑船向对岸划去。

  负责招生工作的学校教育长李明灏说:“大家愿意远道去粤,我代表大本营陆军讲武学校表示热烈的欢迎。”接着,他简略他说明了孙中山开办这所学校的意义和宗旨。

  陈赓:“我们结婚吧,我已经等了你五年了!”

  当路过周恩来主任的宿舍时,陈赓突然发现一条黑影紧贴在周主任的窗下,在那里窃听着什么。

  陈赓态度坚决:“蒋校长若不收回错误的决定,我们就罢课,以此抗议专制做法。”

  “根英,我喜欢你,我也看出来了,你也喜欢我,是吗?”陈赓生性爽直。

  通过这件事,陈赓对廖仲恺更加敬重和爱戴。这位黄埔三杰之一的陈康,人们只知他天不怕,地不怕,鬼不怕,怕的却是一个廖先生。

  蒋介石随即叫来一个侍从,吩咐他与陈赓同行。

  陈赓表面上沉着冷静,心里头却正千方百计地想着对策。好在商校还有几里路,还能容他考虑。

  蒋介石:“我们必须跟周恩来联系,谁愿意去送信!”

  黄埔军校,生机勃勃。

  全屋的人都被陈赓的神速惊呆了。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陈赓已将文件塞进口袋。

  一会儿,甘泉斌穿过一片树林,闪身钻进一间教官休息室。陈赓、左权赶紧闪身一旁。

  广州。

  这天蒋介石经过周密的策划和部署,制造了“中山舰事件。”

  宣侠父:“学生无错,故亦无悔!”

  陈赓、蒋先云、宋希濂等一一受到表扬。

  “我是个跨党分子,贺衷寒他们都知道。”

  就这样,陈赓在街上转悠了大半夜。敌人的布防情况已大体掌握。正当他准备与市区内秘密革命机关接头、通报情况时,被一伙巡逻的商团军拦住了。

  突然外面有人敲着脸盆大声嚷嚷:“失火啦,快救火呀!”

  蒋先云背了一遍。

  领头的发问:“干什么的?”

  “孙文主义学会”处处与“青年军人联合会”为敌,他们四下散发传单,告密,打小报告,对青年军人联合会大肆攻击。此刻他们这帮人又聚集在这里,等着听甘泉斌打听到的共产党的机密。

  “革命也不都得打光棍呀!我们志同道合,结婚以后,照样可以各自干各自的。”

  一天,有人打听到程潜的军政部所在地。他们知道,李明灏就在程潜手下作事。大家就公推陈赓和李默庵为代表前去见李明灏。好不容易找到军政部,见到李明灏,陈赓将情况一一作了介绍。他说:“我们都来了一个多月了,大家所带旅费也都用完了,既然招我们来了,到底如何安置我们?陆军讲武学校还办不办啊?”

  恰巧这时周恩来走了进来,问明事情原委,说:“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廖仲恺见状,思虑良久,决定找陈赓谈话。

  “孙文主义学会”的后台是黄埔军校教授部主任王伯龄,他是蒋校长安插在军校的忠实走狗,专门同共产党和学校的进步组织作对,被称为蒋介石的“第一只手”。他操纵着孙文主义学会,造谣惑众,制造事端。

  久别重逢,陈赓和王根英都特别高兴。陈赓被王根英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爱神己悄悄来临,陈赓已意识到,自己已深深地爱上了眼前这位姑娘。

  王根英被陈赓的执着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最后的设防已崩溃,两颗心相撞碰出了爱的火花..

  蒋介石问:“广州有议论我们黄埔军的吗?”

  王根英仍然摇着头:“不,请你再耐心地等一段时间。”

  “..还好!”

  廖仲恺来到军校,先对蒋介石加以劝说。蒋介石固执己见:“我们是军校,纪律重于一切。宣侠父目无师长,违反纪律,再三教诲,坚决不改,实难以再姑息。若事情就这么算了,那我干脆辞职!”

  命令第一军中的贺衷寒等将本部共产党员加以扣押。李云龙遭到逮捕。

  到11 月底,东征基本结束。广东获得了统一。

  不久,陈赓受命来到武汉,被分配到北伐军第二方面军唐生智部,当特务营营长。

  主考官请贺衷寒回答:“青年军人与军阀有什么关系?”

  东江重镇惠州,是陈炯明的老巢,有重兵把守。第二次东征就以攻打惠州为主要目标。

  陈赓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思绪纷乱。这是怎么啦?那个口口声声称他为救命恩人的人,怎么对他存有戒心?再说,共产党员不都是冲锋在前吗,可为什么不让共产党人带兵呢?

  陈赓灵机一动,计上心来,脱口而道:“大叔,你不认识我了?每晚我都打搅你睡觉。”

  陈赓反复看了几遍,一把抓住宋希濂的手,脸涨得通红:“这才是孙中山办的军校,咱们投错胎了!快,去报名吧!”

  两个人争执不下。

  陈赓:“西面还有空隙,能冲出去。”不远的地方有条河,那里是结合部。”

  宣侠父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唯一被开除的学员。

  “你们的文件吗?!甘泉斌,你有胆量就站出来,说说你今晚上干了些什么?是你把我们引到这里来的。”陈赓愤然说道,“再说这文件,分明是我的。你们这伙贼,抢了别人的东西,现在我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理所当然。”

  陈赓稍停片刻,继续说道:“既然校方如此不民主,我提议,同学们以罢课的形式,抗议校方的专制做法。”

  “讲武堂怎么办?”宋希濂问。

  “我天天带乒操练,哪有功夫读这么厚的书。”陈赓急着说。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黄昏,当太阳从西边徐徐落下,陈赓和王根英缓缓漫步在江边。

  东征军稍事休整,即乘胜分左、中、右三路挥师东进。周恩来率领第一师,向海丰追击。当时陈炯明主力林虎部集中在华阳,第三师不探虚实,贸然向华阳前进,结果与林虎军遭遇。

  “好吧,试试看!”

  一天晚上,贺衷寒正与蒋先云谈话。

  蒋介石又问:“你的眼睛有病?”

6165.com,  “赶路的。”陈赓看都没看清来人,便机警地回答。

  “我们白花剧社是校长点头的!”

  “周主任,不妙啊!”

  “这是怎么回事,参加革命还得自筹路费!”

  他们蹑着脚,悄悄地走近那条黑影。

  廖仲恺:“你说的有道理。是的,一个革命党内,如果没有民主制度,不许人家说话,那么这个党也就无法生存,必然产生离心离德。但是,我以为你们用罢课的方式来解决此问题是不恰当的。”

  陈赓一听,急了,忙说:“再等,再等我都快成小老头了,我一天也等不及了,我爱你,阿英,求你了,我们结婚吧!”说着拉起王根英的手。

  火线救蒋,陈赓更加获得蒋介石的赏识,蒋介石感恩戴德,要重用陈赓。

  “以后当然可以带兵。你看蒋先云、邓文仪、贺衷寒他们不都在我身边工作过吗?他们带兵就能明白我的意图。再说,当侍从可以磨练你的性格,将来带更多的兵。”

  “别急,明天做操时看我的!”陈赓说。

  蒋介石把陈赓留在身边当侍从参谋,是费了一番心机的。一则可以向众人说明他知恩图报,二则他真的很赏识陈赓的才干,他想在他们俩之间除了上下级关系之外,再加上一层私人感情色彩,日后必有用。

  “哟嗬,你们想动真格的,老子奉陪!”陈赓说着一运气,猛攥双拳,左权也随手操起一把椅子。围上来的人一看陈赓这架势,顿时心虚起来。陈赓自幼跟爷爷学过一手好武艺,这在黄埔学生中早人人皆知。好汉不吃眼前亏。

  蒋先云:“让陈赓也加入进来吧!”

  一天,夜校根本不上课,根英无意间又走到夜校。她也不明白,这几天她像是掉了魂儿似的。她满腹心事地低头走着,没想到迎面碰到了陈赓。

  陈赓一惊,抓起手枪就冲了出去。

  黄埔军校就设在原广东陆军学校及海军学校旧址。这天蒋介石来到招生的最后一关:口试考场。

  可粤军官兵们根本不听指挥,仍然四面溃逃。

  山路越来越险峻崎岖,陈赓的脚扭伤了,脚踝肿得很高,腿上也划伤了。

  廖仲恺见陈赓不再辩驳,便带上他一同去看望宣侠父。

  “陈赓!”蒋介石说道,“我实在走不动了,我的脚..”

  “蒋校长心术不正,口是心非,他把共产党员脑袋上都圈了红圈了!”

  第二天,陈赓托辞母亲病重,写了一个条子请假回家。

  陈赓一听,说:“王主任,这话你得说清楚,我陈赓惹了什么事?”

  一天,陈赓和宋希濂沿着珠江北岸的长堤漫步,走到南堤码头附近,看见一堆青年正围着墙头议论什么。陈赓挤进去一看,原来是陆军军官学校《招生简章》。

  “我们宣扬三民主义,自由平等!”

  大家奋战三个多小时,才将大火扑灭。

  陈赓:“阿英,你怎么不说话呀?”

  一条消息不胫而走:“孙中山派人招生来了!”消息传出,湖南爱国青年无不为之振奋。“好,报国有门了!”他们奔走相告。

  在此紧要关头,中国共产党于1927 年4 月27 日在汉口召开了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会址就在陈赓所带领的特务营驻地附近。

  以后,陈赓成了根英家的常客。

  蒋介石打量着陈赓,只见他满身泥水,腿上还挂着道道血痕。几天来疲惫地行军,刚才又冒着危险把自己从火线上背到这里,其疲劳可想而知。

  “陈赓,你这是怎么说话?你知道不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王伯龄要以势压人了,“你太放肆!告诉你,今晚血花剧社不准演戏,我说了算!”

  第一次上课是填表,集体加入国民党。一堂课下来,全都成了清一色的国民党员了。

  他忍着疼痛,一拐一拐地朝前走。终于在次日中午一时赶到了海丰后埔,见到了周恩来。

  蒋介石:“你到我房间来,我有话跟你讲。”

  于是,有人观望,有人想着主意,有人悄悄地溜走了。

  这天晚上,由血花剧社社长李云龙创作的新剧目《皇帝梦》,又在大操场上开演。在操场东北角两颗老榕树下,搭了个简易舞台。演出还未开始,台下观众已爆满。幕一拉开,袁世凯和五姨太便出现在舞台上,蒋先云演袁世凯,陈赓饰五姨太。观众席上不时爆发出阵阵欢声笑语。

  王伯龄:“你们也别光怪人家,怎么说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你们也有责任。黄埔学生应该精诚团结,分这派那派的像什么话。血花剧社就是闹事的祸根之一。依我看,你们就别演了,血花剧社解散得啦,免得在学生中引起纠纷。”

  “好你个陈赓,你小心点!”贺衷寒有口难辩,只有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蒋介石:“说说你的经历。”

  此时蒋介石已是磨刀霍霍,加紧叛变革命。

  “我说王主任,那次打架的事能怪我吗?那是有人捣乱。”陈赓理直气壮。

  陈赓一听,忙说:“请校长不必如此,为了搬兵解围,莫说是闯莲花山,就是赴汤蹈火,我陈赓也在所不辞!”

  “哪个学校的?”

  “也有人会处分你!”

  “我爷爷也是湘军,从伙头军一直做到师长,力大无比,能站在桌子上用牙齿叼起两桶水..”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陈赓传: 第二章 黄埔岛将星涌 救蒋结恩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