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读仓央嘉措《那一世》

时间:2019-11-24 10:43来源:现代文学
读仓央嘉措《那一世》 烟雨红尘,谁轻拨梦的心弦,轻轻唱,岁月的沧桑,飞絮落花缤纷,江南烟雨深。轻烟缭绕,谁静静展开馨香的素笺,静静画,流年的轻叹,水墨丹青画图,千丝

读仓央嘉措《那一世》

烟雨红尘,谁轻拨梦的心弦,轻轻唱,岁月的沧桑,飞絮落花缤纷,江南烟雨深。轻烟缭绕,谁静静展开馨香的素笺,静静画,流年的轻叹,水墨丹青画图,千丝万缕闲愁,小桥流水远。熏香花径,寻常院落,旖旎俗世繁华,谁素颜淡妆,在千年的等待里痴心凝望,那逝去的喧哗。斑驳的岁月,清浅的流年,阙阙离歌,歌不尽三生石上情深缘浅。

时间:2017-07-04 16:08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念经的真言。

烟雨红尘,谁轻拨梦的心弦,轻轻唱,岁月的沧桑,飞絮落花缤纷,江南烟雨深。轻烟缭绕,谁静静展开馨香的素笺,静静画,流年的轻叹,水墨丹青画图,千丝万缕闲愁,小桥流水远。熏香花径,寻常院落,旖旎俗世繁华,谁素颜淡妆,在千年的等待里痴心凝望,那逝去的喧哗。斑驳的岁月,清浅的流年,阙阙离歌,歌不尽三生石上情深缘浅。

我曾是那怒放的梅花,你是冷冷冰雪。我拼尽全身力气在寒风中怒放,只为你翩跹而下时那冰冷的一吻。即使冰凉的冷,冻僵了时光,我也不在乎。我要积聚我一生的爱,一生的柔情,一生的温暖与灿烂,只为你到来时盛开成美丽的绝唱,让你记住我美丽的容颜。我的洁净,我的纯真,我的傲气,都只为你绽放,在我的生命,只有你,这冷冷的冰雪。冬去春来,虽然你也化成了水,我也已经凋谢。但我要你永远记住我美丽的容颜,记住我曾经怒放的青春,记住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留下的纯净,记住我们曾经的温暖。我闭目在经殿,香雾缭绕,木鱼声声,你诵经的声音穿破时空而来,声声催下我眼中的泪。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我曾是那怒放的梅花,你是冷冷冰雪。我拼尽全身力气在寒风中怒放,只为你翩跹而下时那冰冷的一吻。即使冰凉的冷,冻僵了时光,我也不在乎。我要积聚我一生的爱,一生的柔情,一生的温暖与灿烂,只为你到来时盛开成美丽的绝唱,让你记住我美丽的容颜。我的洁净,我的纯真,我的傲气,都只为你绽放,在我的生命,只有你,这冷冷的冰雪。冬去春来,虽然你也化成了水,我也已经凋谢。但我要你永远记住我美丽的容颜,记住我曾经怒放的青春,记住我拼尽后一丝力气,留下的纯净,记住我们曾经的温暖。我闭目在经殿,香雾缭绕,木鱼声声,你诵经的声音穿破时空而来,声声催下我眼中的泪。

我本是一朵盛开的莲,在忘忧河上,无忧无虑,你是那晶莹的露珠。透过你水晶般透明的心,我看见了,你内心的忧伤,淡淡的悬着泪花,我知道,那是红尘泪。在泪光里,幻化出色彩斑斓的尘世。你在泪里,青衫长褂,用干净的十指静静捧着我的脸,温柔的目光,流露无限的深情。你轻轻吟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指尖的温柔,慢慢渗透我的全身,直达灵魂深处,化成无限的缱倦与缠绵。我听见了佛陀念经的声音,可我的心里只有你,那一滴晶莹的红尘泪。我拜在佛陀脚下,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感受那曾经的温柔。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匍匐山路磕长头,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我本是一朵盛开的莲,在忘忧河上,无忧无虑,你是那晶莹的露珠。透过你水晶般透明的心,我看见了,你内心的忧伤,淡淡的悬着泪花,我知道,那是红尘泪。在泪光里,幻化出色彩斑斓的尘世。你在泪里,青衫长褂,用干净的十指静静捧着我的脸,温柔的目光,流露无限的深情。你轻轻吟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指尖的温柔,慢慢渗透我的全身,直达灵魂深处,化成无限的缱倦与缠绵。我听见了佛陀念经的声音,可我的心里只有你,那一滴晶莹的红尘泪。我拜在佛陀脚下,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感受那曾经的温柔。

6165.com,那一年,我化作一簇淡泊的菊,开满黄的红的白的黑的紫的花朵。你变成那翩翩起舞的蝶,时而立在倚在我的肩头低语,时而靠在我的怀抱里呢喃。我喜欢你在我怀里沉睡的样子,脸蛋上沾满花粉,长长的睫毛上挂满晶莹的泪滴,纤弱的身子满是柔情。你说要在我的怀里融化,化成我体内的芬芳,化成阳光,化成雨露,化成明净的月色。你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听见你的梦呓和温柔的心跳。我知道,你已经厌倦了漂泊的生活,虽然你喜欢浪漫,喜欢寻欢,但你此刻,就躺在我的怀里,静美而温馨,很诗意地唱着动人的曲子。你说:我的菊。我说:我的蝶。我们在寒霜中渐渐老去,渐渐凝固成最美的刹那。我们紧贴着,我们感觉彼此的心跳,执着而热烈,温暖而缠绵。后来你忽然不见,我只有匍匐在山路上,风吹过,佛音阵阵,我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年,我匍匐山路磕长头,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年,我化作一簇淡泊的菊,开满黄的红的白的黑的紫的花朵。你变成那翩翩起舞的蝶,时而立在倚在我的肩头低语,时而靠在我的怀抱里呢喃。我喜欢你在我怀里沉睡的样子,脸蛋上沾满花粉,长长的睫毛上挂满晶莹的泪滴,纤弱的身子满是柔情。你说要在我的怀里融化,化成我体内的芬芳,化成阳光,化成雨露,化成明净的月色。你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听见你的梦呓和温柔的心跳。我知道,你已经厌倦了漂泊的生活,虽然你喜欢浪漫,喜欢寻欢,但你此刻,就躺在我的怀里,静美而温馨,很诗意地唱着动人的曲子。你说:我的菊。我说:我的蝶。我们在寒霜中渐渐老去,渐渐凝固成美的刹那。我们紧贴着,我们感觉彼此的心跳,执着而热烈,温暖而缠绵。后来你忽然不见,我只有匍匐在山路上,风吹过,佛音阵阵,我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是个多情的江南女子,容颜妩媚,柔情似水,反弹琵琶,为你等侯百年。你是个塞北男子,英姿飒爽,打马从我的门前走过。我回眸一笑,你低头凝望,四目相会的刹那,电光火石,你认出了我,说:好像在哪儿见过。我也感觉似曾相识,但我们又记不得彼此。你匆匆从我身边走过,任马蹄敲碎寂寞华年。前生五百次回眸,换来这擦肩而过的匆匆一瞥,我们忘了那年冬天的美丽。我已不是梅,你也不是雪,只剩下,这擦肩而过片刻的温存。你哒哒的马蹄,渐行渐远,我的心,一点点碎裂,缤纷成飞絮落花,滴下成冷冷的雨。我只身来到西藏,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再续那未了情缘。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世我是个多情的江南女子,容颜妩媚,柔情似水,反弹琵琶,为你等侯百年。你是个塞北男子,英姿飒爽,打马从我的门前走过。我回眸一笑,你低头凝望,四目相会的刹那,电光火石,你认出了我,说:好像在哪儿见过。我也感觉似曾相识,但我们又记不得彼此。你匆匆从我身边走过,任马蹄敲碎寂寞华年。前生五百次回眸,换来这擦肩而过的匆匆一瞥,我们忘了那年冬天的美丽。我已不是梅,你也不是雪,只剩下,这擦肩而过片刻的温存。你哒哒的马蹄,渐行渐远,我的心,一点点碎裂,缤纷成飞絮落花,滴下成冷冷的雨。我只身来到西藏,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再续那未了情缘。

那一刻,我是大漠雄鹰,金戈铁马,叱咤风云。我的眼里是火,我的心里充满仇恨,我不断地屠城,不断地冲杀。我的心里装着天下,我的战袍染满鲜血,一手举鼎一手攥文,一手横槊一手赋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任敌人的血流成河,流成一溪一溪的残阳。你背弓搭箭,胡服猎猎,出现在我面前,我手起刀落,你躺倒在我怀里。你说:我是你最爱。我放下屠刀,跪倒在地。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在来生,守候你的到来。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读仓央嘉措《那一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