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辘轳、井绳和井

时间:2019-12-01 06:36来源:现代文学
■ 王世孝 女人嫁进山里,已经三十几年了。三十几年里,她没少跟男人斗嘴。每次气不过,又找不到地方发泄,她就跑到村口,跑到古井旁,拼命地摇着辘轳。 井是老井了,早已经不

■ 王世孝

  女人嫁进山里,已经三十几年了。三十几年里,她没少跟男人斗嘴。每次气不过,又找不到地方发泄,她就跑到村口,跑到古井旁,拼命地摇着辘轳。
  井是老井了,早已经不常用。她只在发泄时,才来到这儿,摇着辘轳。然后搅上水,拼命地搓洗衣服。
  这天,他们又吵架了。她挽了桶,揣上该洗的衣服,就来到村口。
  她倒出衣服,往井绳上挂上桶。然后把桶放到井里,打上水,拼命地摇着辘轳。她听到了辘轳跟井绳的对话。
  辘轳说:别老缠着我。要不是你每次来来回回的绕,我何至于转得这么辛苦。
  井绳嘀咕:你以为我愿意呀!
  女人洗好衣服,就挽着桶回家了。
  又一次,她又来到井边,摇着辘轳。她挂好桶,放到井里。她听到了井对井绳说:别老来这儿捣鼓。上上下下的,想好好歇会儿都不行。你想把我的心掏干呀!
  井绳说:你以为我愿意呀!
  她洗好衣服,又回家了。
  当她再一次来到井边,她听到了井绳对辘轳说:别老拽着我,上上下下的,来来回回折腾,你……。“啪”一声,井绳挣断了,掉到了井里。她揣着没洗好的衣服,回到了家里。
  最后一次来到井边时,她正要摇辘轳,才想起井绳掉到井里了,还没有捞上来。她听到了井对井绳说:怎么还不上去呀!再不往上掏,水都要臭了。
  她没有听到井绳再说什么,她看到井绳在水里晃,仿佛正瞅着井口的辘轳。她端着没洗的衣服,回到家里。她从家里叫来了男人。她跟男人一起,把井绳从井里捞出来。
  井绳已经腐烂,再也不能用了。她对男人说:“我们搬出这大山吧!孩子们都住镇上了,我们干嘛还守在这大山里!”男人点头。
  不久,她们搬出了大山。据说,她们是搬离这儿的最后一户人家。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9期  通俗文学-乡土小说

  故乡有三个活宝:大牙老抠铁扫把。说的是我们那里最抠的三个人。这大牙之抠,不同于老抠,老抠只是一味地自个儿节省。大牙除抠之外,还特别的爱沾小便宜。是属于雁过拔毛的角色。就说他喝酒吧!他爱喝,但自个儿是绝对舍不得掏钱沽酒的。若在别人家吃酒,却必喝得酩酊大醉。他老婆骂他贪杯,他舌头打转儿却并不糊涂。说:别人家的酒不喝白不喝。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辘轳、井绳和井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