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小小说精选: 小瓦匠(外一篇)(小小说)

时间:2019-12-01 06:36来源:现代文学
■ 刘绍英 ■ 刘绍英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9期 通俗文学-乡土小说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6期 通俗文学-乡土小说 小瓦匠把王家的房子砌完,结了工钱,就歇了工

■ 刘绍英

■ 刘绍英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9期  通俗文学-乡土小说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6期  通俗文学-乡土小说

  小瓦匠把王家的房子砌完,结了工钱,就歇了工。

  爹卖完鱼,在集市上喝了口小酒,一路云里雾里地哼着小调回到了船上。

  女人跟他说,不做了行不?

  船上的篷杆上晾着泥鳅和爹的几件粗布衣。风儿一吹,那沾着芦苇花的兰色灰色的衣服就左右飘飞。爹看了,就扯着鸭公嗓门喊了两声泥鳅。高亢的声音在河面回旋,又飘远去。泥鳅从舱里探出头,不耐烦地说,晓得你回来了。爹。

  小瓦匠说,行是行,田让你退掉了,不做,一家喝西北风?

  那你还阴着不吭声?

  田能摸几个钱?就知道死种田,一年到头搞死人,也只能填饱肚子。女人看小瓦匠一身灰扑扑的模样,心里就有气。

  我在舱里钉扣子。扣子脱了。

  莫不成天上掉钱下来,等你去捡?

  爹忽然觉得有些内疚。泥鳅娘死得早,这眼下泥鳅也是30左右的人了。那时指望小苇能与泥鳅成亲的,无奈,小苇出去打工就变了心,唉,是该给泥鳅寻个婆娘了。

  到城里帮我妹妹打工去。说好一个月给我开一千块工资。不累不苦,轻轻松松挣钱。女人眼睛里放着光。嘴里又嘀咕,就不信城里还会饿死人。等咱攒够了钱,就住在城里。让咱女儿在城里上学。

  爹上了船,放下了鱼篮,把一叠钱递给泥鳅,泥鳅数了数,把钱收进了一个人造革的挎包。爹说,都攒着给你娶媳妇用的。

  小瓦匠不再吭声。

  中午,泥鳅和爹放了丝网,吃了饭,就缩在舱里休息,泥鳅听见岸边有细细的声音在喊船老板。

  年初,在城里开美容院的小姨子就来跟小瓦匠讲过,想请姐姐过去帮忙,还说可以给小瓦匠在城里找份事做。小瓦匠心想,多少种点田,就有饭吃,只要有事做,工钱还是够一家开销的,就没有同意女人跟小姨子去。

  泥鳅从舱里钻出来。芦苇滩头,有一女子手里牵着一个小孩正向他招着手。

  女人又说,我已经打电话给妹妹了,她叫我们把家里安排好,明天就过去。你晚上去同爹讲一声。

  爹听见了,对泥鳅说,泥鳅,你渡她过河,收点钱。听口音是个外乡人。

  小瓦匠让女人说动了心,说,先过去看看。

  泥鳅松了拴船的绳索,把船一桨一桨地摇到了女子站立的芦苇滩头。

  天擦黑,娘把一群鸡赶回了笼,爹提了两个灰桶也跟鸡一起晃荡进了屋。看样子是喝了酒。小瓦匠接过爹的灰桶问,收工了,爹?

  女子把孩子抱起,就上了船。

  收工了。

  泥鳅问,怎么从这里过河?芦苇荡里有好几里陂地。

  小瓦匠又问,还剩几天能做完?

  女子说,不瞒师傅,带个孩子出来要饭的。家乡遭了水灾,不认得路。

  五六天,差不多。爹看着小瓦匠把两只灰桶放在了桌子下面,就拖了把椅子坐下,问小瓦匠,歇工了?

  泥鳅一惊,想起爹要跟这女子收钱的事。那桨划动水面的声音就轻了许多。

  小瓦匠说,歇了。

  师傅,你船上有饭啵?孩子饿了。女子期期艾艾地说。

  爹说,没事做,跟我去做两天。

  泥鳅又一惊,连忙回答,有,有点剩饭。泥鳅扳了左桨,把小船调转方向,朝着座船划去。

  小瓦匠是爹的徒弟。小瓦匠的手艺就是跟爹学的。小瓦匠结婚后就单独接活做。

  泥鳅招呼女子和小孩过了船裆,把锅里的饭给女子和小孩各盛了一碗。爹不明白地一会儿望望女子和小孩,一会儿望望泥鳅。女子和小孩的确饿了,一碗饭只几口就扒完了。女子咽下最后一口饭,看了一眼空锅说,真是谢谢了。我们今天还没吃饭哩!

  小瓦匠看着自己的一双糙手说,我不想做了,我和媳妇想去城里帮她妹子。

  爹问,这小孩是你儿子?

  不做了?爹把一双红眼睁得老大。

  女子立刻红了脸说,我还没结婚。然后摸了摸小孩的头,又说,邻居的儿子。是个哑巴。他父母都被大水淹死了。把他带出来寻个活路。

  小瓦匠说,不做了。以后都不想做了。

  爹瞅女子和孩子可怜的模样,忽然动了一个念头:我泥鳅也三十左右的人了,何不把这女子留下?让她跟泥鳅过日子。白捡个媳妇和儿子。爹一下振作起来,向泥鳅使个眼色,就问女子,愿不愿意留在我们船上?

  爹说,人家每天好肉好酒伺候,是受人尊敬的手艺啊,娃。

  女子也看了一眼泥鳅,连连点头。泥鳅明白爹的意思,跟爹摆手说,不能咧,不好咧,爹。

  小瓦匠说,太辛苦了,爹。还挣不到几个钱。我已经决定和媳妇明天就走。

  爹双眼瞪着泥鳅,骂一声,混帐小子,莫不还惦记小苇不成?

  油菜结了荚,小瓦匠背着几件换洗的衣裳回来了。进到村口,就有狗冲着他狂吠,小瓦匠在地上捡了块石头,冲狗吼一句,瞎了你的狗眼!一石头扔过去,狗被击中,哀嚎着退后几步。狗的主人闻声出来,见是小瓦匠,喝退狗,就问,不是说到城里发财去了?回来了,兄弟?

  泥鳅再无话。

  小瓦匠说,回来了。

  晚饭是女子做的。吃了晚饭,泥鳅把锚链搭在陂地,让座船靠在岸边,跟女子说,要解手,就上岸。

  媳妇没回来?

  女子感激地点了点头。

  没回来。小瓦匠边走边回答,低着头,在霭霭暮色里,走远去。

  晚上,泥鳅点了马灯,和爹去收夜网。泥鳅和爹都很兴奋,四周静得只有打上来的鱼儿活蹦乱跳的声音。爹以过来人的口气跟泥鳅说,女子虽是外乡人,不明底细,可你对她好,就能拴住她的心了。那孩子跟着我们,总比他要饭强多了。今后你们有了儿子,也算有个兄弟。

  小瓦匠进到自家屋里,爹和女儿在吃晚饭,娘还在厨房炒菜。

  泥鳅说,这事情想着不像那么回事,爹。

  爹问,回来了?

  爹骂,又在想小苇?

  小瓦匠说,回来了。

  泥鳅不吭声了。

  你媳妇没回来?爹就往小瓦匠身后张望。

  丝网在父子俩不说话的时候就收完了。泥鳅用捞蔸舀一下舱里的鱼说,怕有好几十斤咧,爹。爹把小船向座船方向划去。

  没回来。她说不想回来了。小瓦匠说完,红了眼圈。

  泥鳅把小船的绳索系在座船上,提了马灯,就过了船裆。泥鳅把眼光投向女子和小孩睡的中舱,蓦然一惊,那女子呢?女子和那小孩已不在船上。中舱一片狼藉。泥鳅爬到中舱,去看放钱的人造革皮包。皮包已不翼而飞。泥鳅叫了一声爹,就瘫坐在舱内。泥鳅爹望一眼岸上静谧漆黑的芦苇荡,女子和小孩的身影早被黑夜掩埋。一行泪水无声地从爹的脸上滴落下来。

  爹起身从柜子里拿了一瓶酒和两只酒杯,对小瓦匠说,来,坐下,咱爷俩喝两杯。

  天亮时,爹和泥鳅都没去卖鱼,父子俩呆坐在船头,任由秋风把芦苇花的飞絮吹落在头上和身上。太阳慢慢地升高,一网的鱼在阳光的晒烤下,逐渐散发出了阵阵臭味。

  小瓦匠拖过椅子坐下来,让爹在自己的酒杯里倒满了酒。

  爹说,回来好,打工还看人家脸色。咱的手艺,人家师傅前师傅后,还不敢怠慢。

  小瓦匠说,我明天跟你去提灰桶,爹。

  爹点了点头。

  娘和女儿吃完饭,娘把女儿安置到房里睡觉,又出来坐在桌前看爷俩喝酒。小瓦匠和爹你一杯我一杯喝了不少,娘也不劝。喝得多了,爹和娘就知道儿媳妇在城里有了相好的,要和小瓦匠离婚。

  这晚小瓦匠烂醉如泥地倒在桌上,爹和娘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小瓦匠抬到了床上。

  苇叶青青

  芦苇荡里的苇叶又青了。

  泥鳅和爹收完网,爹坐后舱煮饭。泥鳅望一河的碧水,有一丝儿风,水波就荡过来又荡过来。

  泥鳅,没事就把鱼网晾起来,不放夜网了。爹把话从船尾递到船头。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小小说精选: 小瓦匠(外一篇)(小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