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小小说精选: 错植6165.com(小小说)

时间:2019-12-12 22:03来源:现代文学
■ 祁晓林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9期 通俗文学-新人新作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条水渠自西向东,始终就这么流着。 一、 水渠南北两侧各有一块地。南边的地地势高,北边的地

■ 祁晓林

6165.com 1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9期  通俗文学-新人新作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条水渠自西向东,始终就这么流着。

一、

  水渠南北两侧各有一块地。南边的地地势高,北边的地地势低。

那一年我十七岁,江湖上忽然兴起了武侠热,一时间涌现出很多社团和组织的招募计划。

  地势高的地属漏沙地不保水,地势低的地属半胶泥地渗水慢保水性好。

我不知道这股武侠热是由什么引起的,但是我能肯定的是,并不是为任何一次历史上比较出名的比武或者论剑事件,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已经离英雄时代很遥远了。

  南边树多大半地的阳光被遮住了,北边树少阳光充裕。

我们那个年代消息还很闭塞,但是有一本《论大侠如何慷慨行走于江湖》的书却风靡于全国,当然,这个“风靡全国”并不是以我短浅的目光和粗浅的见识而妄下的言论,也就是说并不是说在我眼里,流行于我们村以及在周围几个村庄流行就被我夸大其词称为“风靡全国”。

  整个村子坐北朝南,高房子在前,矮房子在后。

我得知这本书风靡于全国是因为我们村里一个叫冯二狗子的社会青年。

  高房子是村长家的,矮房子是大全他们家的。

冯二狗子是我们村有名的社会青年,他擅长拦寡妇路,敲寡妇门,摸寡妇屁股。当然他也不是同所有寡妇都过不去,他只和李寡妇过不去。

  大全跟村长的儿子一般大是同学,大全的成绩好,村长儿子的成绩不好。

有一天,李寡妇实在受不了了,便跑到村长那里举报冯二狗子性骚扰,村长到冯二狗子家家访,遇到了他那个严肃地爹和软弱地娘。

  大全家没有钱。

村长知道冯二狗子的爹是个暴脾气,所以尽量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口气对他爹拐弯抹角的表达了冯二狗子摸李寡妇屁股的事。并且极尽所能的表示这件事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不利于孩子的身心成长。

  大全爹看北边的地种上了沙枣树苗大全爹也种,他听说后山要退耕还林,明年需要大量的树苗。

村长说:“当然,摸摸寡妇屁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嘛,孩子没成亲,免不了会对异性的肢体产生些好感,这也是允许的,只是,你冯木匠也是这村里有头有脸的人,说出去不好看呀。”

  大全和爹一起种。翻地,耙地,耧沟,撒种,累得浑身酸痛。

当时村长的意思是让冯二狗子尽快成亲,这样也就不再有纠缠李寡妇的动机了,然而冯木匠--也就是冯二狗子的爹听到了这个有辱门风的消息后拍案而起,火冒三丈。声称一定要打断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儿的腿,然后把他赶出家门。

  北边村长和他儿子双手插腰站在渠邦上居高临下,他们那点地是不须自己动手的,帮着种的人很多。

最后冯二狗子的腿完好无损,因为,经过冯木匠再三考虑下,如果打断了腿再将他赶出家门,无疑是将他赶上绝路。于是只实行了后半个计划。

  大全爹压低声音说,狗日的当官就是好。

二、

  大全说,爹以后我也当官当大官。

冯二狗子离开村子的那天还挺热闹的,大家都跑来看这个混世小魔王是如何离开的。这里面也包括李寡妇。当然她没有露面,而是躲在一棵大树后面。

  大全爹就笑了,说种子撒匀点明年多收些树苗供你上大学。

冯二狗子的母亲一直在村口的石头旁哭得死去活来,一边劝冯二狗子给他爹道歉,老老实实做个冯木匠二世,一边哀求冯木匠留下冯二狗子,虎毒不食子,怎么能将十五岁的儿子赶出去自寻绝路呢?

  南边的地地势不好但大全爹精悠得好,沙枣树苗出苗齐全长势良好。

冯二狗子安慰了一下母亲,然后回头和大家挥手告别,那样子像是一个奔赴战场的勇士。当走出三十米之远的距离时,他回头朝一棵大树的方向用唇语说了两个字“等我”。

  北边的地地势好但人手太杂,浇水太勤苗淹黄了,锄草粗心伤根了,肥料太多烧苗了。

这两个字大概只有我看到了,因为那个角度只站着我一个人。当我看到冯二狗子对我说出唇语“等我”时,我吓了一跳,甚至开始怀疑他的性取向,

  所以北边的苗长不过南边的苗。

正当我扭捏尴尬不知如何回应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并四处张望以化解我内心的慌张时,我看到我身后的一棵大树后面闪进去一个人。她的裙角被树干挂住,依稀可以辨出是李寡妇的裙角。

  村长找到大全爹说你帮我一起精悠,明年我一起把你的处理了省得你找销路。大全爹满口答应。

我心情平复了很多,同时也开始对臭流氓冯二狗子的作风问题有所改观。也许他真的只是单纯的喜欢李寡妇,从他的眼神里我能看到真诚,虽然他离我三十米之远,但是我感受到了那双眼睛里炙热的深情。

  快高考了,村长儿子找到大全说,你帮我补习功课,到时叫我爹给你安排一份好工作。大全不吭声,爹瞪他一眼,大全便答应了。

三、

  浇水,施肥,锄草。渐渐地两边的树苗长得一样好了。

冯二狗子再回来是三年后,也就是我的十七岁,冯二狗子的十八岁。那时的他已经不叫冯二狗子了,而是冯逍遥。头发也不似从前在头顶处竖发髻,而是将后脑勺的头发散落,上面的头发扎成发髻。

  上学,放学,补习。渐渐地村长儿子的学习和大全一样好了。

这个发型在当时江湖上很是流行,是大侠们的标配发型,而且据说这个发型在几百年后被少女们钟情,甚至风靡于全世界,他们给它起了一个挺别扭的名字--半丸子头。

  只是树苗的长势真的是一样好,而村长的儿子的成绩和大全的未必一样好。

冯逍遥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找李寡妇,但是当时的李寡妇已经不是李寡妇了,而是村长夫人。两年前村长老婆死了,村长独守空房半年后,最终娶了李寡妇续弦。

  大全相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有不怕。

我能感受到冯逍遥内心的悲怆与失落,但是他的父母却没有,冯逍遥三年没有给过家里消息,正当他们以为儿子在外可能已遭不测时,他却锦衣华服的荣归故里。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

  村长儿子相信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但是冯逍遥是如何拥有现在这种成就的呢?

  卖苗了,北边的全部卖出去了,连最小的都5角钱一棵。南边的一棵也没卖出去,村长说后山的树苗够了。大全爹气得憋红了脸,但当着村长的面还赔着笑脸说没事没事。

据他自己说,他既没有当官(他一没科考中第,二没钱财买官,在当时是不可能当官的),也没有给官老爷当大管家(据说他的行头只有四品以上官员家的管家才能穿戴得起的),他只是加入了一个帮社,行侠仗义,劫富济贫。

  高考了。大全考上大学但没去上,因为没钱去了城里打工。村长儿子没考上但却有了好工作。

当然这些话他不是说给我们这些没有见识的山村野夫听的,而是在村长请他喝酒的那天晚上,他喝多了后告诉村长,又由一个村里惯听人窗户的人在窗户外偶然听来的。据他说他那晚只是去听冯逍遥喝醉了酒会不会和村长起争执,甚至动手干掉他,再去凌辱李寡妇。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小小说精选: 错植6165.com(小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