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康熙大帝》四十六 何志铭舌战公爵府 康熙帝亲

时间:2019-12-12 22:03来源:现代文学
《康熙大帝》四十六 何志铭舌战公爵府 康熙帝亲布铜网阵2018-07-1622:22康熙大帝点击量:64 为庆贺鳌拜被加封为太师一等公,鳌府张灯结彩,大摆筵席,觥筹交错地闹腾了大半夜,二更时

《康熙大帝》四十六 何志铭舌战公爵府 康熙帝亲布铜网阵2018-07-16 22:22康熙大帝点击量:64

  为庆贺鳌拜被加封为太师一等公,鳌府张灯结彩,大摆筵席,觥筹交错地闹腾了大半夜,二更时分鳌拜推说身体不适,独自折回鹤寿堂。班布尔善、讷谟、穆里玛、济世、葛褚哈几个人也跟着进来都聚在这里议事,静候泰必图的佳音。

《康熙大帝》四十六 何志铭舌战公爵府 康熙帝亲布铜网阵

  “真急煞人!”葛褚哈道“派去的探马一点消息也送不回来。九门提督封了一条街,谁也进不去,也不见一个人出来。”

为庆贺鳌拜被加封为太师一等公,鳌府张灯结彩,大摆筵席,觥筹交错地闹腾了大半夜,二更时分鳌拜推说身体不适,独自折回鹤寿堂。班布尔善、讷谟、穆里玛、济世、葛褚哈几个人也跟着进来都聚在这里议事,静候泰必图的佳音。

  “泰必图定是得手了。”济世道。

“真急煞人!”葛褚哈道“派去的探马一点消息也送不回来。九门提督封了一条街,谁也进不去,也不见一个人出来。”

  “那吴六一封街是什么意思?”鳌拜沉思道:“吴铁丐一向与我不睦,就怕这十万银子买不下他的心!”

“泰必图定是得手了。”济世道。

  济世听了笑道:“大师放心,十万银子,外加个兵部侍郎,足够了。莫忘了他是个乞丐出身!这封街正说明他双方都不介入。

“那吴六一封街是什么意思?”鳌拜沉思道:“吴铁丐一向与我不睦,就怕这十万银子买不下他的心!”

  “也不见得,”坐在一旁久不作声的班布尔善开了口,“不见泰必图回话,咱们的事一定要另作安排。”

济世听了笑道:“大师放心,十万银子,外加个兵部侍郎,足够了。莫忘了他是个乞丐出身!这封街正说明他双方都不介入。

  葛褚哈涨红着脸,将爷一挥道:“将午门封了,玄武门锁死,让他九门提督变成七门提督。咱们在里头干事,他能碍着什么?”

“也不见得,”坐在一旁久不作声的班布尔善开了口,“不见泰必图回话,咱们的事一定要另作安排。”

  班布尔善拊掌称赞:“此计甚好,真是士别三日,便当刮目相看!”他兴奋地站起身来,“咱们只要在大内得手,莫说铁丐,就是钢丐也得掂量掂量!”

葛褚哈涨红着脸,将爷一挥道:“将午门封了,玄武门锁死,让他九门提督变成七门提督。咱们在里头干事,他能碍着什么?”

  正说着,门官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也不行礼,径直走到鳌拜身边耳语几句。鳌拜面露喜色,吩咐道:“叫他进来!”一边转脸对众人道:“好了,泰必图那边有人送信儿来了!”大家立时安静下来。

班布尔善拊掌称赞:“此计甚好,真是士别三日,便当刮目相看!”他兴奋地站起身来,“咱们只要在大内得手,莫说铁丐,就是钢丐也得掂量掂量!”

  堂上众人瞪大眼睛朝门外观望,只见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跟在戈什哈的身后,走了进来,这书生虽然貌不惊人,却是出奇地沉着镇静,撩起他的长衫,飘然而入,见了鳌拜躬身一揖道:“何志铭受人之托,来给公爷道喜。”说着又从容对大家团团一揖道:“众位大人安好!”

正说着,门官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也不行礼,径直走到鳌拜身边耳语几句。鳌拜面露喜色,吩咐道:“叫他进来!”一边转脸对众人道:“好了,泰必图那边有人送信儿来了!”大家立时安静下来。

  鳌拜见他神情倨傲,长揖不拜,先就有几分不痛快,仔细瞧瞧,又十分面生,心中不觉生疑。双眼盯他看了好大一会儿,方才问道:“是泰侍郎差你来的?”

堂上众人瞪大眼睛朝门外观望,只见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跟在戈什哈的身后,走了进来,这书生虽然貌不惊人,却是出奇地沉着镇静,撩起他的长衫,飘然而入,见了鳌拜躬身一揖道:“何志铭受人之托,来给公爷道喜。”说着又从容对大家团团一揖道:“众位大人安好!”

  “是。”何志铭道,说着将泰必图的亲笔条子双手递上。鳌拜拿在手上只略过一眼便递给班布尔善,又问道:“你知道这条子上写的是甚么意思么,”何志铭黑豆眼眨了眨,又狡黠地微笑道:“条子上意思很明白,太师自己也懂得,何必由我何某明说呢!”

鳌拜见他神情倨傲,长揖不拜,先就有几分不痛快,仔细瞧瞧,又十分面生,心中不觉生疑。双眼盯他看了好大一会儿,方才问道:“是泰侍郎差你来的?”

  讷谟见这个奴仆模样的人竟敢如此无礼,“啪!”地将案一拍,喝道:“放肆,不许你如此张狂!

“是。”何志铭道,说着将泰必图的亲笔条子双手递上。鳌拜拿在手上只略过一眼便递给班布尔善,又问道:“你知道这条子上写的是甚么意思么,”何志铭黑豆眼眨了眨,又狡黠地微笑道:“条子上意思很明白,太师自己也懂得,何必由我何某明说呢!”

  “呵呵呵呵……”何志铭仰天大笑,“这位大人,好无见识,大凡欲得天下的人,莫不礼贤下士,岂不闻士贵而诸候王贱么,何况在座的诸公都将有求于我!”

讷谟见这个奴仆模样的人竟敢如此无礼,“啪!”地将案一拍,喝道:“放肆,不许你如此张狂!

  班布尔善站起身来,觑着眼瞧了瞧何志铭道,“眼生得很!足下怕不是泰必图府上的吧,”

“呵呵呵呵……”何志铭仰天大笑,“这位大人,好无见识,大凡欲得天下的人,莫不礼贤下士,岂不闻士贵而诸候王贱么,何况在座的诸公都将有求于我!”

  “再说一遍,在下何志铭,铁丐将军帐下的幕僚。”说罢,复笑道,“怎么,我便不能来送信么?”

班布尔善站起身来,觑着眼瞧了瞧何志铭道,“眼生得很!足下怕不是泰必图府上的吧,”

  “何志铭——”班布尔善翻着眼故作沉思。

“再说一遍,在下何志铭,铁丐将军帐下的幕僚。”说罢,复笑道,“怎么,我便不能来送信么?”

  “你不是班布尔善大人么?”何志铭道,“你好大的忘性!你派人送去的十万两银子交给谁了?”

“何志铭——”班布尔善翻着眼故作沉思。

  “哦,是交给你的!——”

“你不是班布尔善大人么?”何志铭道,“你好大的忘性!你派人送去的十万两银子交给谁了?”

  “你以为那十万两银子就可以打发一个讨饭的么?”

“哦,是交给你的!——”

  “哈?”班布尔善打量一下何志铭,道,“打发不了又怎么样?”

“你以为那十万两银子就可以打发一个讨饭的么?”

  “如果把那十万两银子,往小皇上那里一送,那么鳌太师再带上你班大人,还有在座的诸公,一古脑儿就要上西市去赴宴了!”何志铭的黑豆眼睛滴溜溜一转,用手比划了一下脖子,“一声破鼓响,两片碎锣敲……‘喳’地一刀!”

“哈?”班布尔善打量一下何志铭,道,“打发不了又怎么样?”

  听到这里,鳌拜忽然冷冷说道,“也未见得,这会儿我倒能先叫你试试刀!”说着斜睨了一眼众人。穆里玛、讷谟、葛褚哈“嗖”地拔出刀来,恶狠狠盯着何志铭。班布尔善压低着嗓子问道,“你来此何意,难道是专为耍笑我们吗?”

“如果把那十万两银子,往小皇上那里一送,那么鳌太师再带上你班大人,还有在座的诸公,一古脑儿就要上西市去赴宴了!”何志铭的黑豆眼睛滴溜溜一转,用手比划了一下脖子,“一声破鼓响,两片碎锣敲……‘喳’地一刀!”

  何志铭直盯着班布尔善的眼睛,半晌方道:“你们既然这样待我,不肯取信于我,我说了,又有何用!如若相信,当以礼相待;如不相信,杀了就是!”

听到这里,鳌拜忽然冷冷说道,“也未见得,这会儿我倒能先叫你试试刀!”说着斜睨了一眼众人。穆里玛、讷谟、葛褚哈“嗖”地拔出刀来,恶狠狠盯着何志铭。班布尔善压低着嗓子问道,“你来此何意,难道是专为耍笑我们吗?”

  班布尔善脸色一变说道:“不能信你,推出去!”

何志铭直盯着班布尔善的眼睛,半晌方道:“你们既然这样待我,不肯取信于我,我说了,又有何用!如若相信,当以礼相待;如不相信,杀了就是!”

  葛褚哈猛扑过来,架起何志铭便走。何志铭骂道:“滚开!我自己会走!”站起身来,转身便去。

班布尔善脸色一变说道:“不能信你,推出去!”

  “回来!”班布尔善忽然叫住,干笑一声,“没那么便宜。快说,你来干什么?”

葛褚哈猛扑过来,架起何志铭便走。何志铭骂道:“滚开!我自己会走!”站起身来,转身便去。

  “讨封!”

“回来!”班布尔善忽然叫住,干笑一声,“没那么便宜。快说,你来干什么?”

6165.com,  “讨封?讨甚么封,我不是已经给你十万两银子吗?”

“讨封!”

  何志铭忽然松弛下来,嘻嘻一笑:“你的十万两银子,我分送给吴大人帐下几位得力的将军。我现在倒一文莫名。你的泰必图侍郎如今坐镇提督府。吴六一成了阶下囚。我何志铭内负叛主之情,外负背义之名,谁料你等竟是如此狗窃鼠偷的小人,成不了什么大事!”

“讨封?讨甚么封,我不是已经给你十万两银子吗?”

  这番话说得众人瞠目结舌。连鳌拜也没有想到,何志铭那笔银子这样使法,来人可算得上是位胆识俱全的谋士。班布尔善也不禁暗想:“当初倒不如将九门提督一职许了这人呢!”

何志铭忽然松弛下来,嘻嘻一笑:“你的十万两银子,我分送给吴大人帐下几位得力的将军。我现在倒一文莫名。你的泰必图侍郎如今坐镇提督府。吴六一成了阶下囚。我何志铭内负叛主之情,外负背义之名,谁料你等竟是如此狗窃鼠偷的小人,成不了什么大事!”

  鳌拜显得异常激动,将班布尔善手中的纸条取过来,又仔细地审视一遍,确认是泰必图手迹无疑,口中赞道:“好样的,倒看不出你真有两下子!”他踌蹰满志地背手在地下踱了两步道:“不过我如今也能许愿,事成之后,赐你做个吏部尚书,如何?”

这番话说得众人瞠目结舌。连鳌拜也没有想到,何志铭那笔银子这样使法,来人可算得上是位胆识俱全的谋士。班布尔善也不禁暗想:“当初倒不如将九门提督一职许了这人呢!”

  何志铭躬身施礼随,“何某不过顺天行事。志铭夜观天象,见荧惑星冲犯紫微星,帝星更位。这是天意所在,违之不祥——太师公当应在此兆。愿事成后天下得以太平,苍生能享安乐。到那时我何某披发入山,得以终老也就足了。”

鳌拜显得异常激动,将班布尔善手中的纸条取过来,又仔细地审视一遍,确认是泰必图手迹无疑,口中赞道:“好样的,倒看不出你真有两下子!”他踌蹰满志地背手在地下踱了两步道:“不过我如今也能许愿,事成之后,赐你做个吏部尚书,如何?”

  “为什么呢?”鳌拜惊问。

何志铭躬身施礼随,“何某不过顺天行事。志铭夜观天象,见荧惑星冲犯紫微星,帝星更位。这是天意所在,违之不祥——太师公当应在此兆。愿事成后天下得以太平,苍生能享安乐。到那时我何某披发入山,得以终老也就足了。”

  “吴铁丐是我旧主,如今义断情绝,天下人如何看我,我又有何面颜再见故友?”何志铭说着,眼圈儿早已红红的了,事至今日,我亦追悔莫及。但求事成之后,祈求鳌公宽免吴大人一死,我的心愿也就足了!”他说得情真意切,十分动人,连穆里玛、葛褚哈也被打动了。

“为什么呢?”鳌拜惊问。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康熙大帝》四十六 何志铭舌战公爵府 康熙帝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