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6165.com】鲁迅传: 附录 鲁迅生平提要

时间:2019-12-12 22:03来源:现代文学
一八八一年 一、《宝宝的爸爸》(张淑贞),《新社会》半月刊七卷三期,一九三四年八月一日。 九月二十五日 诞生于浙江绍兴城内东昌坊口周家,取名樟寿,字豫山。祖父周福清(

一八八一年

  一、《宝宝的爸爸》(张淑贞),《新社会》半月刊七卷三期,一九三四年八月一日。

  九月二十五日  诞生于浙江绍兴城内东昌坊口周家,取名樟寿,字豫山。祖父周福清(1837一1904),翰林院庶吉士,曾任江西金欲县知事,此时正在北京任内阁中书。父亲周伯宜(1860一1896),秀才,闲居在家,思想颇为开通6母亲鲁瑞(1857一1943),出身于绍共近郊安桥头一户官宦人家,没念过书,但以自修得到能够看书的学力。

  二、《王秘书的病》(张淑贞),《新社会》七卷四期,一九三四年八月十六日。

  一八八六年

  三、《催命符》(张淑贞),《新社会》七卷六期,一九三四年九月十五日。

  本年  由叔祖周玉田开蒙,进周家自设的私塾读书。按照祖父的意见,除习字、对课之外,主要是读《鉴略》。
  因原名豫山与“雨伞”谐音,改为豫亭,后又改为豫才。

  四、《拜金丈夫》(张淑贞),《新社会》七卷八期,一九三四年十月十六日。

  一八九○年

  五、《还我和珊》(淑贞),《新社会》七卷十期,一九三四年十一月十六日。

  本年  继续在本宅私塾读书。因课余在周玉田家中看到许多杂书,引起了欣赏和搜集图画书的兴趣。

  六、《读书杂记》(云鹤),《中学生》五十五期,一九三五年五月。

  一八九二年

  七、《为自由而战牺牲》(蓝苹),《电通》半月画报六期,一九三五年八月一日。

  二月  被送进据说是绍兴城内最严格的私塾“三味书屋”,从寿镜吾读书。除在课堂上读经史之外,还读小说,看画谱,并逐渐养成了影描小说书上的插图,直至整段整本地抄杂书的爱好。

  八、《我与娜拉》(蓝苹),《中国艺坛画报》,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三日。

  一八九三年

  九、《垃圾堆上》(蓝苹),《大晚报》,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九日。

  秋天  祖父因科场舞弊案被捕入狱,押在杭州府狱内。为免受牵连,与二弟周作人一起,被送往亲戚家避难。

  十、《我的职业经验》(淑贞),《青年界》九卷一期,一九三六年一月一日。

  一八九四年

  十一、《随笔之类》(蓝苹),《大晚报》,一九三六年一月一日。

  四月  由避难地返回家中,仍进“三味书屋”读书。
  冬天  一父亲吐血病倒。既身为长子,便挑起了生活的重担,除读书外,还要出入当铺和药房,领略冷眼和侮蔑。

  十二、《农村演剧生活》(蓝苹),共十六篇,连载于《时事新报》一九三六年五月二十日至六月六日。

  一八九六年

  十三、《儿呀,快长快大吧》(蓝苹,抄录任钧的诗),《大公报》,一九三六年十月十日。

  十月十二日  父亲病逝。家境急剧衰败,甚至招致亲戚本家的欺侮。

  十四、《悼鲁迅先生》(蓝苹),《大公报》,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五日。

  一八九八年

  十五、《再睁一下眼睛吧,鲁迅!》(蓝苹),《绸缨》月刊三卷三期,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春天  在家练习八股诗文,送去“三味书屋,由寿镜吾的儿子寿洙邻批改。
  五月  离开绍兴到南京,考入江南水师学堂念书。
  改本名樟寿为“树人”。
  十一月  因不满江南水师学堂的乌烟瘴气,退学回家。
  十二月十八日  参加会稽县的县考,在五百多人中考得第一百三十六名。

  十六、《家庭里的事》(蓝苹),《大沪晚报》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一八九九年

  十七、《三八妇女节——要求于中国的剧作者》(蓝苹),《时事新报》,一九三七年三月八日。

  一月  再会南京,改入矿路学堂念书。课余则常习骑马。

  十八、《关心于白薇者的提议》(蓝苹),《妇女生活》四卷六期,一九三七年四月一日。

  一九○一年

  十九、《从〈娜拉〉到〈大雷雨〉》(蓝苹),《新学论》一卷五期,一九三七年四月五日。

  本年  仍在矿路学堂念书。开始到学堂内的阅报处翻阅《时务报》等宣扬新思想的报刊,并买来严复翻译的《天演论》,以及林纤翻译的外国小说,读得入迷。

  二十、《〈大雷雨〉中的卡嘉邻娜》(蓝苹),《妇女生活》四卷七期,一九三七年四月十七日。

  一九○二年

  二十一、《我们的生活》(蓝苹),《光明》二卷十二期,一九三七年五月二十五日。

  一月  以一等第三名的成绩从矿路学堂毕业。
  三月  离开绍兴去日本留学。先人东京的弘文学院学习日语。
  十月  与弘文学院的同学许寿裳经常讨论中国国民性的病因及其解救办法。并经常去东京中国留学生会馆参加反清的革命者的演讲会。

  二十二、《一封公开信》(蓝苹),《联华画报》九卷四期,一九三七年六月五日。

  一九○三年

  二十三、《收获的季节》(江青),《东南日报》一九四六年九月七日。

  三月  作《自题小像》诗。
  六月  在留日浙江籍学生主办的《浙江潮》上发表编译的历史小说《斯巴达之魂》。
  十月  与陶成章等人一起,加入反清团体“浙学会”,此会即为后来成立的著名的反清组织“光复会”的前身之一。

  二十四、《新时代的彩车——赠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李进)《新华日报》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十九日。

  一九○四年

  二十五、《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开火》(高炬),《解放军报》一九六六年五月八日。

  四月  在弘文学院卒业。
  九月  入设在日本本州岛东北部的仙台医学专科学校学习医学。

  二十六、《首都举行文艺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上的讲话》(江青),《红旗》一九六六年十五期。

  一九○六年

  二十七、《谈京剧革命——一九六四年七月在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人员的座谈会上的讲话》(江青),《红旗》一九六七年六期。

  三月  从仙台医学专科学校退学,返回东京,一面学习德语,一面阅读各种类型的文学作品。
  六月  奉母亲之命,回绍兴与朱安结婚。婚后不几日,便与周作人再赴东京。
  秋天  与许寿裳、苏曼殊等人筹划办《新生》杂志,但因经费无着,稿件匮缺而作罢。

  二十八、《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和庆祝大会上的讲话》(江青),《红旗》一九六七年六期。

  一九○八年

  二十九、《江青讲话选编》,人民出版社一九六八年八月出版。包括——

  夏天  继续在东京读书学德语。
  从夏天开始,每星期日往章太炎在东京的寓所,听他讲学,历时大约半年。

  《在文艺界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一九○九年

  《为人民立新功——在军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四月十二日)。

  三月二日  与周作人合译的《域外小说集》第一册出版。
  七月二十六日  《域外小说集》第二册出版。
  八月  为了负担家庭经济,离开日本回国,结束了七年的留学生活。
  回国后,就任杭州的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的生理和化学教员,兼任日籍教师的翻译。

  《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和庆祝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日)。

  一九一○年

  《在安徽来京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九月五日)。

  五月  祖母病逝,回家主持葬礼,诸事都依照旧可办理。
  七月  辞去杭州的两级师范学堂教席,回到绍兴。
  九月  担任绍米府中学堂的监学,兼教生物课。

  《在接见河南、湖北来京参加学习班的军队于部、地方干部和红卫兵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六月二十六日)。

  一九一一年

  《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九、十日)。

  七月  辞去绍兴府中学堂职务,失业在家。
  十月  武昌起义爆发,革命席卷全国,绍兴城内一片混乱,遂应府中学堂学生的请求,回校暂管校务。
  十一月  带领学生演说队上街宣传革命,安定民心。
  不久,受新任绍兴军政府都督王金发委任,担任山会初级师范学堂监督。
  冬天  作短篇文言小说《怀旧》。

  《在北京工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一九一二年

  三十、《林彪(整版照片)》(峻岭),《人民画报》一九七一年七至八期及《解放军画报》一九七一年七至八期合刊。

  二月  辞去山会初级师范学堂监督职。
  应教育总长蔡元培邀请,去南京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教育部任职。
  五月  因教育部北迁,单身前往北京,住进宣武门外的绍兴会馆。
  八月  任北洋政府教育部佥事,兼第一科科长。

  三十一、《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峻岭摄影》,《人民日报》,一九七一年八月九日(又载《人民画报》一九七一年七至八期合刊及《解放军画报》一九七一年七至八期合刊)。

  一九一三年

  (备注)

  本年  为应付袁世凯政府的恐怖统治,开始抄书、辑书,其后又开始抄碑,读佛经,除去教育部上班和逛书店,基本上不出会馆,每日夜间孤灯独坐,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好几年。

  一、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大沪晚报》刊出署名“蓝苹”的《期待》一文。但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八日《大公报》刊出《蓝苹启事》,如下:“十月二十九日本埠大沪晚报副刊载有署名‘蓝苹’之《期待》一文,并非拙作,未敢掠美,特此声明。”

  一九一八年

  二、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四日《大公报》《业余剧人们的三言两语》一文,刊载蓝苹之语:“我希望我做一个黛沙而不是卡嘉邻娜。”

  四月二日  作白话短篇小说《狂人日记》,交《新青年》发表。
  五月十五日  在《新青年》上发表白话诗《梦》。
  七月二十日  作长论《我之节烈观》。
  八月二十九日  开始陆续向《新青年》的“随感录”栏投稿。
  冬  作短篇小说《孔乙己》。

  三、一九三六年七月四日上海《大公报》发表乔琳《唐蓝珍闻》一文。文提及蓝苹“时常有稿子在报上发表”,“她到济南去的前后几天,还有好几篇稿子在《时事新报》——《青光》(副刊)上发表。《南行车中》、《农村演剧杂写》是其中的两篇”。经查核,《农村演剧杂写》即《农村演剧生活》,署名蓝苹。阅其文章,确系蓝苹所作。《南行车中》则署名“蓝喷”。在《时事新报》上以“蓝喷”署名而发表的散文、小说甚多,难以确定是否系蓝苹所作,故未列入以上日录。

  一九一九年

  蓝喷发表于《时事新报》上的文章有:

  四月二十五日  作短篇小说《药》。
  八月十九日  购买西直门内八道湾十一号的房产。
  十一月二十一日与周作人全家一起迁入八道湾十一号新居。
  十二月一日  离京赴绍兴、于十二月二十九日携母亲。
  朱安及周建人全家返抵北平,住进八道湾。
  开始了大家庭聚居的生活。

  《松江之鲈》 一九三六年二月十九日

  一九二○年

  《小酒店》 一九三六年三月十六日

  八月五日  作短篇小说《风波》。
  八月六日  应聘任北京大学国文系的兼任讲师,直至一九二六年。主要讲授中国小说史,并以厨川白村所著的《苦阀的象征》为教材,讲授文艺理论。与此同时,还应聘任北京高等师范专科学校的兼任讲师,讲授中国小说史。
  十月二十二日译毕俄国作家阿尔志跋绥夫的小说《工人绥惠略夫》。

  《登记》 一九三六年三月二十五日

  一九二一年

  《香市小景》 一九三六年四月一日

  一月  作短篇小说《故乡》。
  十二月四日  开始在《晨报附刊》上连载中篇小说《阿Q正传》。

  《余山行》 一九三六年四月二十二日

  一九二二年

  《渤海之夜》 一九三六年四月三十日

  一月  应聘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委员会委员六月  作短篇小说《端午节》和《白光》。
  十月  作短篇小说《社戏》。
  十一月  作短篇历史小说《不周天》。
  十二月三日  作《(呐喊)自序》

  《探监》 一九三六年五月六日

  一九二三年

  《施医局》 一九三六年五月十四日

  四月  接连出席董秋芳、许钦文等组织的文学团体“春光社”的聚会,给文学青年以直接的指导。
  六月十四日  与周作人妻羽太信子发生严重冲突,当晚即改在自己房内用餐,不再与周作人等一起吃饭。
  七月十九日  接到周作人亲自送来的绝交信,兄弟二人,就此绝交。
  八月二日  搬出八道湾十一号的寓所,与朱安一起,迁至西城的砖塔胡同六十一号居住。
  十月一日  开始连日高烧,咳嗽,实际是肺病复发,持续一个多月,才逐渐恢复。
  十二月十一日  所著《中国小说史略》(上册)出版,由新潮社发行。
  十二月二十六日往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演讲,题目是《娜拉走后怎样》。

  《小轮船上》 一九三六年五月十六日

  一九二四年

  《渔汛》 一九三六年五月二十五日

  二月七日  作短篇小说《祝福》。
  二月十六日  作短篇小说《在酒楼上》。
  三月一日  往日本人开设的山本医院就诊。此后一个月内,接连往该医院就诊十三次,都是治疗发烧、咳嗽及吐血之类的肺病症状。
  三月二十二日  作短篇小说《肥皂》。
  五月二十五日  迁居阜成门内西三条胡同二十一号。
  六月十一日  往八道湾十一号旧宅取书及什器,又与周作人夫妇发生冲突。
  七月八日  应邀往西安,参加西北大学举办的暑期演讲活动。至八月十二日返回北京。
  九月十五日  作散文诗《秋夜》,此为《野草》的第一篇。
  九月二十二日  开始翻译《苦闷的象征》,至十月十日结束。
  九月二十四日  作散文诗《影的告别》。
  十一月十三日  作《记“杨树达”君的袭来》。
  十一月十六日  参与组织的《语丝》周刊创刊。
  十二月二十日  作散文诗《复仇》和《复仇(其二)》。

  《枫泾布》 一九三六年六月十五日

  一九二五年

  《南行车中》 一九三六年六月十八日

  一月一日  作散文诗《希望》。
  一月二十八日  作散文诗《好的故事》。
  二月十日  作《青年必读书》,回答《京报副刊》的征答。
  二月二十八日  作短篇小说《长明灯》。
  三月二日  作散文诗《过客》。
  三月十一日  开始与女子师范大学国文系的学生许广平通信。
  四月二十四日  发起成文文学团体“莽原社”,创办《莽原》周刊,自任编辑。
  五月二十六日  邀集女子师范大学的六位教员,联名在《京报》上发表《关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风潮的宣言》,公开支持女师大学生反对校长杨殖榆。
  六月十六日  作散文诗《失掉的好地狱》。
  六月二十五日  请许广平等人在家中吃饭,因酒醉而开怀大乐,甚至以手按许广平的头。自此以后,与许广平通信的口气明显变化,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亲昵之情。
  六月二十九日  作散文诗《颓败线的颤动》。
  七月十二日  作散文诗《死后》。
  大约同时,与韦素园、李霁野等六人组成文学团体“未名社”,出版《未名》半月刊和《未名丛书》。
  八月十四日  因支持女师大学生,被教育总长章士钊免去教育部企事职务。
  八月二十二日  向北洋政府平政院递交诉状,控告章士钊违法免他职务。
  九月一日  肺病复发,连绵数月才愈。
  九月十六日  作短篇小说《孤独者》。
  九月二十一日  作短篇小说《伤逝》。
  十一月六日  作短篇小说《离婚》。此后即停止创作小说。

  《公墓之夕》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

  一九二六年

  《我做了肉票了》 (上、下) 一九三六年八月十八、十九日《在轮埠上》 一九三六年九月五日

  一月十六日  在平政院控告章士刽胜诉,恢复教育部金事职。
  三月十日  作回忆散文《阿长与山海经》。
  三月二十五日  去女师大参加“三·一八”渗案死难者刘和珍、杨德群的追悼会,并在五天后写出《记念刘和珍君》。
  三月二十六日  因《京报》披露段棋瑞政府在学界通缉鲁迅等五十人的密令,离家往设在西城的莽原社躲避。
  三月二十丸日  由莽原社转移至山本医院,继续避难。
  四月十五日  因直、奉联军进入北京,政治气氛进一步恶化,由山本医院转移至一家德国医院避难;
  十天后又移至一家法国医院,至五月二日才返回家中,恢复正常生活。
  七月二十八日  应厦门大学聘,任该校国文系教授兼国学院研究教授,决意离京南下。
  与此同时,与许广平约定,离京南下后,先分开两年,各自作些准备,再决定将来的生活。
  八月二十六日  与许广平同车离开北京,经上海转水路往厦门(许广平从上海去广州工作)。
  九月四日  抵达厦门大学。在国文系讲授中国文学史和小说史。
  九月十八日  作回忆散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在本月及下月,接连作了好几篇这样的散文。
  九月二十六日  为授课,开始编写中国文学史讲义,名为《中国文学史略》。此项工作一直持续到年底。
  十一月十一日  作《写在(坟)后面》。
  十一月十五日  致信许广平,郑重地列出今后的三种打算,请她帮助选择。这实际上是试探,也是求援。
  十一月十九日  决定于学期末离开厦门大学,去广州中山大学国文系任教。

  《旧照》 一九三六年九月十一日

  一九二七年

  《生路》 (短篇小说连载六天) 一九三六年九月十二至十七日《新谷》 一九三六年九月二十三日

  一月十一日  在接到许广平一封热烈表自的信之后,又致信许广平,明确表示了与她结合的决心。
  一月十五日  乘船离开厦门,于十八日抵达广州,任中山大学文学系主任,兼教务长。
  二月二十日  与许广平一起宴请也到中山大学任教的老友许寿裳。此后一起游玩,或远足,或看电影,请吃饭,持续十余比三月一日  中山大学开学,忙于教务。
  三月甘九日  因不满中山大学文学院长傅斯年聘顾颉刚来校任教,与许寿裳一起迁居校外,住白云路白云楼二十六号二楼。并请许广平也同居一处。
  四月十五日  以教务长身份召集中山大学各系主任会议,力主营救当日事变中被捕的学生,但无人附合。
  四月二十一日  辞去中山大学一切职务。在白云楼闭门不:
  出。
  四月二十六日  作《题辞》。
  五月一日  作《小引人》。
  五月六日  接受日本记者山上正义的采访,发表他对“四一五”事变的看法。
  七月二十三日  在国民党广州市教育局主办的夏期学术演讲会作演讲,题目是《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九月四日  作《答有恒先生》。
  九月二十七日  与许广平同船离开广州去上海。
  九月二十八日  途经香港,遭受香港海夫人员的野蛮检查。
  十月三日  抵达上海。五日后迁人虹口景云里二十三号,与许广平正式同居。
  十月二十五日  至江湾劳动大学演讲,题为《关于知识阶级》。
  十二月十八日  因蔡元培推荐,任南京政府大学院特约著作员,开始领取薪水。
  十二月二十一日  至暨南大学演讲,题目是《文艺与政治的歧途》。

  《粉笔字》 一九三六年九月二十四日

  一九二八年

  《残余的人类》 一九三六年十月二日

  一月八日  原厦门大学的学生廖立峨,携爱人及其哥哥来访,声称要作鲁迅的“义子”,住在鲁迅家,长达七个月。
  二月二十四日  致信台静农,提议将《莽原》半月刊迁往上海,并表示愿当编辑。
  二月五日  往内山书店购买自译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此后又陆续购读此类书籍十多种。
  二月二十三日  作《“醉眼”中的朦胧》。
6165.com,  六月二十日  与郁达夫合编的《奔流》月刊创刊。
  八月十二日  与许广平一起去杭州游玩,至十七日返回。
  八月二十二日  致信韦素园,认为“以史底唯物论批评文艺的书”是“极直捷爽快的,有许多味暖难解的问题,都可说明”。
  九月九日  因邻居嘈杂搅扰,迁至景云里十八号。
  十二月六日  与柔石等人合编的《朝花》月刊创刊。

  《小猪的市场》 一九三六年十月三十一日

  一九二九年

  《秋夜》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三日

  四月二十二日  开始翻译卢那察尔斯基的《艺术论》。
  五月十三日  赴北京探母。至六月三日返回。
  五月二十二日  在燕京大学演讲,题目是《现今的新文学的概观》。
  八月十三日  请律师向北新书局提出诉讼,追索拖欠的稿费。后书局分四次,将所欠八千多元稿费,全数付清,历时四个半月。
  九月二十六日  儿子海婴出世。
  十月十二日  译完普列汉诺夫的论文集《艺术论》。
  十二月二十二日  作《我和(语丝)的始终》。

  《六婆婆上全节堂》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七日《某晨记事》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一九三○年

  《忧郁的调子》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二十日

  二月十六日  由柔石、冯雪峰陪同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筹备会。
  与此同时,参加共产党组织的“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成立大会,被人推举为发起人。
  三月二日  出席“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大会,并作演讲。
  三月十九日  因国民党浙江省党部向国民党中央呈请通缉“堕落文人”鲁迅,往日本朋友内山完造家中避难。
  三月二十六日  致情章廷谦,说在一左联”成立会上“一览了荟萃于上海的革命作家,然而以我看来,皆前花色”。
  四月十一日  主编的“左联”机关刊物《巴尔底山》旬刊级刊。
  五月七日  由冯雪峰陪同。往爵禄饭店会见共产党领导人李立三,拒绝其要他公开写文章斥骂蒋介石的要求。
  五月十二日  迁往共四川路上的“北川公寓”。
  六月七日  向共产党“第三国际”组织的“中国革命互济会”捐款一百元。
  九月十六日  出席“左联”等组织为其举办的五十寿辰纪念会,并作讲话。
  十二月二十六日  译完法捷耶夫的长篇小说《毁灭》。

  《雨天的旅行》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余山之行》 一九三七年二月十七日

  一九三一年

  《房东的故事》 一九三七年三月二十日

  一月二十日  因柔石等五人被捕。携全家至一日本人开设的花园庄旅店避难。至二月二十八日返家。
  四月二十五日  所作《中自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在左联机关刊物《前哨》的创刊夸上发表。
  七月二十日  在社会科学研究会举办的暑期学校作演讲,题目是《上海文艺之一瞥》。
  十月二十三日  所作《“民族主义文学”的任务和命运》发表。
  十一月五日  作《英译本序》。
  十二月十一日  主编的《十字街头》双周刊创刊。
  十二月二十五日  作《关于小说题材的通信》,回答两位青年作家的询问。

  四、以上目录,收入江青公开发表的文章。在“文革”中,各地造反派、红卫兵组织曾印行各种版本《江青文选》,收入的江青文章主要有两部分,一是关于“革命样板戏”的一次讲话;二是在“文革”中在各种群众集会上发表的讲话。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6165.com】鲁迅传: 附录 鲁迅生平提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