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小小说精选: 女儿的婚事(小小说)

时间:2019-12-12 22:03来源:现代文学
这时候茶几上的电话“嘀铃铃”地响了起来。 刘庄的村委主任刘大胜,这过几天就要办喜事了。他的儿子刘流。初中毕业,从网上搞上了一个大学生,就凭这本事,就足可以在村里牛一

  这时候茶几上的电话“嘀铃铃”地响了起来。

刘庄的村委主任刘大胜,这过几天就要办喜事了。他的儿子刘流。初中毕业,从网上搞上了一个大学生,就凭这本事,就足可以在村里牛一把了。
  “你可高兴的过头了,结婚日子得瞒着。你这个破嘴,得加个拉链,最好贴上鳔胶。可别让村里乡亲们知道。”在中学退休的老伴提醒他。
  “不用你提醒,村里人就盼着有人结婚喝喜酒呢?咱们这个大村,几百号人,吃完抹抹嘴就走,我得赔多少银子?咱们到城里办,只请那些头面人物,搞搞关系,三天为请,今天写好,明天就送。”
  该请谁呢?刘大胜首先想到了郑可贵副镇长,他是经常到村里视察的好干部,为人随和,没有架子。近几年,没少帮老刘的大忙,村民建大棚时,贷款千万元,没有他的首肯是肯定会泡汤的。他是全村的恩人,借这个机会,请他喝杯喜酒吧!
  第二位要请的是镇政府的拆迁办主任老隋,他是部队转业干部,名字叫隋和。办事很较真。“丁是丁,卯是卯”,村委会为了招待来客,在大棚旁边盖了一个小院,他知道了,定为侵占农田的违章建筑,没过几天就给拆了。为这事,他和这位主任吵了起来。关系闹得很僵。唉!胳膊总是拗不过大腿,作为下属就只能顺着来。如今家里有喜事,为搞好上下级关系——请。
  第三张该轮到村里的富户张大吉了。近几年,他组织的建筑队,已经走出村子,到城里建楼房了。房价像火箭似地往上涨,他也就肥的流油了。这个人出手大方,门路也广,若能趁着办喜事的机会,给他一个出头显摆的平台,请他喝喜酒,不止家里办喜事不愁花销,村里也能让他出钱出力了。用得上他。于是,他提起笔来,在请柬上填上“张大吉先生“五个字。
  接着,刘主任又填好了余下的三张请柬,几乎全是对自己有关系的人,有钱的或者有权的人。例如养猪大户张立全,农技站的站长孙洪亮,镇农行行长李经纬等等。随后,老刘便点燃一支烟,美滋滋地吸了一口,忽然就一拍大腿,自言自语道:“不能忘了园林局的赵林呀!”这位是儿子单位的的经理,儿子在园林局当保安买不大体面,借着喝喜酒,拉拉关系。兴许能把儿子调到科室去。总不能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吧?于是,他赶紧又把赵琳写上了。
  这时候,房门“咚咚咚”地地响了起来。 进来的是本家的二叔,名叫刘祥发,老爷子七十五岁了。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驮。身板硬朗,说话相声亮嗓:“大牛要结婚了。这喜事你准备怎么办呀?”
  二叔这一问,刘大胜一时懵了。这位二叔可不是一般的糟老头子。年轻时当兵,解放战争时,就是团长了。复员后担任过县长。文革时又口出狂言,说过:“林彪是奸臣,江青是戏子。“口无遮拦,惹了祸,蹲了八年大牢......至今,脾气也没改。刘大胜要是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它是一准翻车。只好敷衍着说:“眼下上边有规定,不能大操大办。儿子的婚事就一切从简了,您说呢?”
  老汉忽然看着桌上的请柬,立马上火了:“你都写请柬了,还跟我玩猫腻。要不是大牛告诉我,你连我都不通知是吧?你要是借着喜事拉关系,我就敢给你掀桌了,你信不?”
  这一席话,刘大胜真的傻了,赶紧说:“二叔,我听您的。”老汉脸色严肃地说:“听我的,我就给你立个规矩,你是村干部,要联系群众。你搞个流水席,乡亲们愿意来,就喝杯喜酒。不能收大礼金,不请有权的干部。我和你说过:‘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的话,你明白了吗?
  送走了二叔,刘大胜心里似乎真的明白了。他把写好的请柬,全都撕个粉碎,扔进垃圾筐了。嘴里嘟哝一句:“姜,还是老的辣,我还是小冬瓜-----毛嫩呀!”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9期  通俗文学-市井小说

  第三张该轮到在香港开杂货铺的那位远亲了。对于这位颇有家财的远亲,阿茂有时候简直搞不清楚到底该怎么称呼。他是阿茂老婆表舅父的堂兄,据说也该称他为表舅父。舅父而表,相互之间又极少交往,本来是请不请也罢。怎奈老婆今年以来老是吵着出香港去开开眼界,若能趁此次女儿结婚之机巴结上这位亲戚,日后到了香港不就有了一个落脚点?要知道到了香港最大的开销正是食和宿。于是,他提起笔信心不大地在请柬上填上“表舅父大人阖家”七个字。

  好了,现在开始填写第二张了。第二张又该给谁呢?这一回阿茂可费了点踌躇。他?阿茂脑子里随即出现了一个表情严肃、办事呆板的领导人——新来的秦书记,这位在部队里当过副营长的书记大人很难相处。记得有一次阿茂擅自将两箱碱性电池低价批给他的一个老同学,便被秦书记毫不留请地克了一顿,把阿茂弄得好不狼狈。说实在话,阿茂简直有点恨他。只是手臂拗不过大腿,作为下属就得永远扮笑脸。如今家里有喜,要是光请经理而置书记大人于不顾,不等于剃他眼眉?经过反复权衡得失,阿茂终于下了决心:为搞好上下级关系——请。

  第一张帖子写给谁?阿茂想也没想,提起笔就在“恭请”后面的空白处工工整整地填上了“贾文彬”三个字。贾文彬是他的顶头上司,几次在关键时刻帮过他的大忙,例如去年公司组团到柬埔寨考察,阿茂由于业务关系不大,险些入不了围,幸亏贾文彬在会议上慷慨陈词、力排众议,才使阿茂好歹出了一次国。如今女儿结婚,不请此公,还请何人?考虑到时下有人把请客的帖子戏称为“罚款通知书”,为避免变相罚款之嫌,阿茂决定对单位里的同事只象征性地收受一两块钱礼金,其余的在餐后退回。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小小说精选: 女儿的婚事(小小说)

关键词: